H88和记

全国免费电话:0551-63819136

H88和记医疗集团

H88和记集团

ONE AND ONLY


  1. 和记
  2. H88解决方案
  3. H88和记要闻
  4. 关于和记
  5. 招纳贤士

“网红城市”成都正在设计自己的“医美名片”

发布时间:2019-06-03 05:18

  

  而在这400家医美机构当中,拥有医院资质的医美机构数量超过10家。月营收超过2000万的有3-4家。要是按营收规模论,年营收达4个亿的华美紫鑫位列第一梯队;年营收1.5亿及以上的美莱、西婵、米兰柏羽在第二梯队;铜雀台、大华、悦好、艺星以年营收7000万-1亿排在第三梯队。

  但在今年2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公布的《2017年度医疗美容机构评价结果》中,来自四川地区的3A级医美机构只有11家上榜,如果再甚至“成都”和“4A级以上”这两个筛选标签,数字则会被进一步缩小到2家。

  这个微妙的反差完整地传递出一个关键信息:除了成都人爱美使然,医美产业也正在主动选择成都。

  但作为一个需要消费能力、需要包容度、需要年轻人的行业,医美为什么没有选择其他同样 “崇尚新经济”的新一线城市,而是选择了成都?这种双向选择带来的结果,又是否像数据所呈现的那么美好?

  在小刘大学之前的成长经历里,关于“颜值”所带来的烦恼几乎只存在于影视作品或综艺节目里,比如湖南卫视在2008年播出的电视剧《丑女无敌》。

  这部改编自知名美剧《丑女贝蒂》的电视剧,在当年的国庆假期期间曾经创造过6以上的收视率纪录。这样的高关注度不仅刺激着湖南卫视一口气制作了四季共180多集,也让很多90后第一次接触到“颜值即正义”这个争议性话题。

  大一参加学生会面试的时候,由于长得又普通,又不会化妆,小刘从面试开始到结束,从头到尾只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根本没有得到部长们的半分关注。“部长们一直跟我旁边的漂亮女生互动。原来,好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这次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了小刘选择“整容”的敲门砖。大一那年寒假,她选择了安全系数较高、技术较为成熟、关键是术后“不太容易被人们发现动过刀”的双眼皮全切手术。

  手术总共花费了小刘四千余元,这几乎相当于她三个月的生活费,但如此高昂的消费成本也给她带来了“仿若重生”一般的感受,最直观的改变发生在生活半径上:

  整容之前,小刘周末的活动范围集中在学校附近的洛带古镇,在整容之后,洛带古镇就变成了保利中心和339。

  前者这两年已经是成都夜店最集中的区域之一,被成都本土脱口秀艺人誉为“舌头上都有人纹身的地方”,最近连名字都改成了狂欢广场,而后者则是在339之前成都潮人们的玩乐场。

  由于整容效果不错,颜值上有了“肉眼可见”的提高,小刘成为了同学之间口耳相传的“义务整容咨询师”,几乎每天都有同学、朋友或者朋友介绍来的陌生人来咨询整容的各种相关问题。

  不过她遇到的最高频问题并不是“哪种整容项目的效果最好”,而是“你当初是怎么说服家里人的,我爸妈根本不同意,更别说给钱”——这是学生群体追逐“整容热”时遭遇的最现实门槛,这种冲突甚至在“网红城市”表现得更加突出:

  作为计划经济时代里三线建设的重点城市之一,成都在五六十年代前后迎来大批国企大厂入驻,并在市区东郊快速建立起了一个涵盖电子、机电制造等产业的工业基地。

  这样的国企热一方面组成了成都人的共同回忆,比如现在成都年轻人另一个潮玩圣地“东郊记忆”,就是当年的红光厂车间原址改造而成;

  另一方面也让来自那个年代的成都人,在骨子里多少有了几分“保守”,比如他们会把“国企上班”当做最理想就业也是最理想的婚配对象,从而诞生了“嫁女就嫁东郊厂”这句经典地域性名言。

  所以还没有实现经济独立、无法摆脱父辈支持、又快速融入新思潮的90后、00后学生们,很难在许多敏感话题上与自己的父辈们达成和解,更别说支持。

  在“家长不同意不支持消费,年轻人又有消费需求“的现实矛盾下,校园贷、整形贷等产品在大学校园内顺势而为、圈地跑马。

  “只需要身份证、学生证,无需抵押,极速放款。”这种全新的贷款模式疯狂地诱惑着缺乏人生经验、金融常识和自控力的在校大学生,兼职做模特的大二男生小迪就是众多贷款者中的一个。

  按照普通人的审美标准,小迪的长得还算俊朗,但他觉得自己“在成都的男模圈里非常普通”,于是,没有存款的小迪通过校园贷借了两万元,分期一年,每期1718元为了做鼻综合手术,而这台手术发生在九个月前。

  “原先的鼻子不够挺,不够上镜”,“看到关注的一个美妆博主做了鼻子,效果很不错”。小迪当即联系了医院面诊,很快进行了手术。“真的太痛了。”谈起鼻综合手术,小迪心有余悸,“但效果真的很好,一点都不后悔。”小迪恢复后工作机会显著增加,用兼职的收入支付了贷款,医美在他看来是 “非常值得的投资”。

  只是能以“就业导向”并且有健康偿还能力的,在如今的整容网贷市场中终归是少数:7月28日,央视财经频道在《关注整容热》的线%的平台订单采用医美分期付款,平均每单借款5387元;学生整形选择分期付款方式的占到一半——其中不乏家长不知情的情况出现。

  医美已经被当做一个进入社交圈子的入口,淡化了其消费行为的本质。而在大学生这样的一个还没有足够的创收能力,却有超前的消费水平的群体中,校园贷与整形贷的繁荣充分加速了“借钱都要整”的形成。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所谓的“越来越多”并没有摆脱医美服务在消费者心中的“地下色彩”:

  而从公开的社交媒体上看,虽然人们对整容整形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大众舆论中对“医美”背后可能的“媚俗动因”放弃了偏见。例如知乎上“如何评价XXX的长相”、“XXX的长相是不是开始崩了”等问题,依然能够在高赞答案中反复看到一个关键线索:“时间到了,‘维护的难度’就变高了”——这显然是将设问问题与医美互为因果。

  那么成都人对“颜值即财富”的有目共睹,则是这轮系数级增长提供的最重要的基础,比如成都体量庞大的网红经济:

  甚至在成都,“寻找颜值”和“被发现颜值”也是一门不错的生意,比如街拍。在百度的关键词搜索结果中,“成都街拍”所找到的页面结果为2,830,000个,而市区人口几乎两倍于成都的北京所找到的页面结果只有2,360,000个。

  ,而成都这座在大多数人心中“理应颜值在线”的城市里,则成为了很多人心中最容易找到“15分钟入口”的舞台。




相关阅读:H88和记

联系我们
  QQ
  微信
分享到: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微信

H88和记|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中山美容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