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8和记

全国免费电话:0551-63819136

H88和记医疗集团

H88和记集团

ONE AND ONLY


  1. 和记
  2. H88解决方案
  3. H88和记要闻
  4. 关于和记
  5. 招纳贤士

老板贴钱让女员工整形? 女子却因此背了6万多贷款

发布时间:2019-03-07 01:32

  

  小马今年二十多岁,她说前段时间跟朋友去唱歌,遇到一个余总,说是刚开了个工作室,正好缺人手。第二天,小马就去面试了。

  小马:“当时这里是有一个茶几桌的,专门泡茶的,他说你就在这个位置上班,然后就帮他来的朋友泡泡茶什么的,一个月给你五千块钱的工资。”

  朝九晚五,月薪五千,工作也比较轻松,小马觉得不错。不过上班没几天,这余总老是说她鼻子不好看。

  小马:“他就说你这个鼻子有点塌,给你免费改造一下,只要跟传媒公司签两年合同,然后还说整过之后我给你带薪休假,还另外给你五千块钱营养补贴。”

  余总说是投资了一家传媒公司,让小马去整漂亮一点,兼职做网络主播,钱由传媒公司这边全部报销。

  小马去了整形医院,做了鼻部整形和瘦脸针,花了六万多,结果公司没有给她出钱,她说整形医院这边有一位专门贷款的人,给她下载了一个即有钱包和马上分期两个app,帮她贷了款。

  小马:“写了贷款申请之后,剩下的都是贷款的人操作的用我手机,即有钱包贷了三万块,马上分期贷了三万四千多。(他不是跟你说报销吗?怎么就弄成贷款了呢?)他说怕你不遵守合同,万一跟你整了你走了呢,公司会每个月以打款的方式给你还贷款。”

  整形也做了,贷款也贷了,但传媒公司叫什么?在哪里?小马都不知道。 8月4号,她找到余总位于萧山绿都港汇中心的这个工作室,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房东说,这位余总是个九零后,跟她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结果待了不到两个月就搬走了。

  房东老板:“我们租金都没给我呢,一开始告诉我们说得头头是道的,说自己有传媒公司,有网络公司,有医院,还有书法协会,还有酒庄,这里是开酒庄的。”

  房东了解的信息是,这个酒庄是所谓余总跟一位陈先生合伙开的,现在这个陈先生也在找他。

  余老板的合伙人陈先生:“他把我东西全部卖掉了,然后搬走了,我的财产损失六万多,他自己说他在外面有酒庄,后来我在外面调查,他在外面根本没有酒庄。”

  陈先生已经报警,也在咨询律师。 对于小马说的推荐整形的问题,陈先生了解到另外还有两位女生 。

  余老板的合伙人陈先生:“他就直接跟我说,他是跟他们(整形医院)这边是有提成的,而且提成可能在50%到60%。”

  小马:“他之前说,他那边是可以拿到钱的。(那既然你知道他可以拿到钱,为什么还要去做?)那是因为我,他说公司给我还嘛。”

  陈先生提供了余总和一个叫阿奇的聊天记录,他说阿奇是余总的合伙人之一,余总说“奇哥,医院那边你说一下”,阿奇回复“明天钱总会安排”,还有:“客户还款了,再转你一万”。陈先生还提供了余总跟整形医院钱总的聊天记录,钱总说“估计是他不想还款,找点空子”,“这个人你衔接好,他今天跟另外一个男的来的”,余总回复“掀不起大浪”。

  小马和陈先生都表示,余总给整形医院介绍人过去会有提成。整形医院会怎么回应,他们能联系上余总吗?

  小马说,她整形的地方是位于庆春路的这家杭州芭黎雅整形。窗户上还是芭黎雅,不过前台的招牌已经换了名字,叫做杭州大承医院湖滨口腔门诊部。

  我们跟现场的人报出了钱总的全名,对方确认是这里的领导,但钱总这会不在。他们要电话先跟钱总了解情况。半小时后,一位自称柳领班的做了回应。

  杭州大承医院湖滨口腔门诊部里的“柳领班”:这个是这样的,我们钱总说不认识余总这个人。(不认识吗?)不认识。(我们来看一下聊天记录好不好?)(这个是钱总吗?这个微信是钱总的吗?)我看看。。。。。。。。。。。(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那这个就不知道了,这个也没有说有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

  杭州大承医院湖滨口腔门诊部里的“柳领班”:“你说的提成这一块,是永远没有的,我们本公司员工作为奖励,奖励机制每个公司都有,业绩做得好,你是公司员工。(不会返给外人是吧?)不会返给外人,我们这里没有外人的,我们只是说本公司员工。(钱总说他跟这个余总他们不认识吗?)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那个是他的事,他是总经理,他是老总这个我们涉及不到。”

  余老板:“我跟钱总认识啊。(他的员工说钱总表示跟您不认识?)可能他见的人太多吧,不认识也正常,他们开的医院,我作为朋友刚好有这个需要我介绍一下过去了好了。(那您给他介绍过去有没有提成的?)没有啊。”

  后来,记者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大承医院的陈总。他说根本不认识这位钱总,大承医疗也没有钱总这个人,甚至,连接受采访的这位员工,也不是他们这个大承诺医院的。

  自称杭州大承医院负责人的陈总:“不认识的,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们大承医疗,芭黎雅是从我们大承剥离出去的,就是说我们这个机构已经分出去了,原来芭黎雅的场地,我们已经重新改造成大承医院的一个口腔门诊部了。”

  按照这位陈总的说法,芭黎雅原先的确是大承医院的,可现在分出去了,属于两家单位了。

  说来奇怪,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现场有不少穿统一工作服的人,提到钱总的全名,他们似乎也都认识。

  杭州大承医院湖滨口腔门诊部里穿工作服的女子 :“(这位钱总是咱们这里的吗?)钱某某?啊,怎么了?”

  杭州大承医院湖滨口腔门诊部里的“柳领班”:“我姓柳,(柳是吧?您是这边也是其中一个副总或者怎么样吗?)不是,我是这边市场部的领班。”

  自称杭州大承医院负责人的陈总:“领班?那不会,姓刘的是那个,姓刘的不会是,他肯定是,假如说员工称呼他肯定是刘总,不会是领班。”

  陈总说,他的员工里,肯定没有姓柳的男性。记者把那位柳领班的照片发过去,陈总表示100%确认不是他们的员工。不排除是芭黎雅的员工回到老地方拿东西。这大承医院里到底有没有柳领班,有没有钱总。我们就先放放了。

  余老板:“(小马)打个电话跟我说,我要辞职了,我们花了大笔的钱,帮你整完之后,你跑了不给我们干活,无利不起早对不对,那我们就把贷款做到他们名下,如果艺人一旦违约,那么好,她自己承担这些后果。”

  余总表示,是小马先提出的不干了,他之前给小马发过传媒公司的合同,被小马拒绝了。对于这一点,小马坚决否认。

  小马:“到我整容过后好几天,都没见他什么传媒公司,还有什么东西,这个鼻子已经做了,我可以付我相对的费用,这个鼻子肯定是不值这么多钱的,他是故意抬高价格,他们好分多一点钱。”

  余总说, 位于绿都港汇中心的这个工作室不做了,是因为房租到期,他和合伙人陈先生的经济上的事情,他会去协商解决。小马表示,她把事情反映给了属地派出所,警方已经受理。热门搜索为您推荐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H88和记

联系我们
  QQ
  微信
分享到: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微信

H88和记|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中山美容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