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8和记

全国免费电话:0551-63819136

H88和记医疗集团

H88和记集团

ONE AND ONLY


  1. 和记
  2. H88解决方案
  3. H88和记要闻
  4. 关于和记
  5. 招纳贤士

《本色男女》探讨性别偏见

发布时间:2019-03-25 22:10

  

  冯健新编剧、黄剑冰导演的新域剧团新剧《本色男女》由三个看似联繫却相对独立的短篇故事组成,三个故事都清晰可见“性别定型”这主题,前两个故事尤其有效地传递出“破除偏见、歧视”的信息。\何俊辉

  《本色》故事一写陈熹愉饰的童年Marco跟家人旅行后爱上跳草裙舞,Marco的父母(杜施聪、梁翠珊饰)却怕“男孩子跳草裙舞会被同学取笑”。他们为了让儿子培养出男子气概,竟把家中墙壁换成蓝色(用蓝色灯光即时切换,效果甚佳) 并贴上肌肉男海报,更叫儿子去打拳及以建筑师为志愿。其后家中的机械人(由演员饰演,戏的背景是没表明什么年份的未来)则道出“狩猎等于有男人气概”这种“原始”想法。

  看着剧中一个个界定“男性化”的元素,使笔者慨嘆Marco要放弃自己喜欢做的东西和想走的人生路是多么无奈;更无奈的是从场刊中“编剧的话”见到剧中安排机械人出现是为表达性别定型与歧视不会因科技的进步及知识型的社会结构而消失。故事一的尾段写Marco的父母走进森林寻找失踪的儿子,却令笔者感到戏在毫无剧力下无故结束,看不出这对父母就性别定型、偏见有任何体会。

  故事一与故事二之间有由机械人主持的互动环节,导演安排部分观众站着看演出有助他们更投入地与机械人互动(另有部分观众坐着看演出),互动包括邀请一男二女的观众跳草裙舞并向其他观众问:“谁跳得较好看?”“怎么看男人跳草裙舞?”接着机械人再问观众:“有否想过整容或进行医学美容?”更找来一位似是演员扮的“观众”演绎整容前后的自我形象变化和怎样模仿娱乐圈艺人的眼耳口鼻去整容。虽然全剧只有一个互动环节和“扮观众”的效果显得有点突兀,但编导就性别定型和美的追求带来了思考空间,不足的是此互动环节与紧接的下一场整容戏都没提及“整容的男人”,本身正是一种性别偏见。

  故事二是四个没有名字、以号码互相称呼的女人在眼睛整容手术后被布包着双眼,四人坐在一起倾谈,观众可从对话中得知其中三人是怎样的人。“524”(梁翠珊饰)明显是个女性主义者,她既说整容是为满足自己对美的追求而非为满足他人(包括男人),又批评现今仍有很多殡仪仪式只准男人执行,还不满“633”(陈慧仙饰)所做的葬礼哭丧、跳钢管舞工作是为赚钱而出卖女性的尊严。“524”所讲的话无疑刺激观众深思“女性主义”,而“633”指“出卖女性的特质(“524”视为尊严)没有错”则提供观众多角度思考这问题。

  别出心裁的是“633”来自内地并有着不纯正的广东话口音。笔者不禁联想到:对女性的偏见与对新来港人士的歧视是出于同一种心态吗?那种心态会否就是“怕自己的位置/工作/东西被更多人取代?”来自西非某国的“888”(陈韵如饰)表明是为满足丈夫的观感而靠整容弄大自己的双眼,整容对她来说是被迫,不像“524”般是自由的选择。从剧中还听到西非某国有其他女性遭身心折磨的地位低下例子,无论是“女性经割礼导致阴道被封”、“男性侵犯女性不犯法”还是“女孩子不允许上学”等社会状况,都是必须作出改变。但身在远方、作为外人的香港人对此无能为力,令笔者看时深感痛心和无奈。

  剧中有一位声称跟Marco有紧密关系的女整容者,在角色刻画上相对模糊;她与另一个说话声线似女孩子、同样欠缺角色刻画的男孩子同场出现,给予笔者相同感觉:编导似乎透过此一男一女去表达某些东西,奈何太模糊的角色刻画使二人于整个故事中似是多馀。故事二的倾谈戏于编排、演绎上像一场沉闷的辩论,擦不出可观的戏剧火花;若有一件事让四人共同经歷而非只是不断讲,相信戏剧效果会更生动,亦能彰显这四人是怎样的人。

  故事三写一个打机的年轻人(张敏轩饰)进入虚拟太空幻境接触他心目中的女神,打机的是男孩子,而非各年龄层的女人,他穿上黑色战士服,并强调眼够大、身材苗条的女神要穿粉红色服装,从形象上把“性别定型”的效果表现得甚突出。但此故事除了角色形象较突出之外,不足之处是编排冗长却难从许多台词中理解到这段戏跟性别定型、偏见有何具体的关系,亦难理解背后有什么别的意义。要赞的是用录像营造的太空幻境效果赏心悦目,使观众犹如置身太空,与故事一用录像呈现阴森、易迷失的森林视觉效果,皆可见影像设计师莫耀华在创作和电脑绘图(C.G.)上的精湛技艺。

  打机戏中有个博士突兀地说认识一位叫Marco(区崇基饰的成年Marco)的游戏程式设计员,这让笔者大惑不解:为什么年幼时爱上跳草裙舞的Marco却当了游戏程式设计员?从事这职业的他是怎么的一个人?剧中竟毫无情节提及。至于故事二提及Marco因保护不了所养的小狗而遵循父亲想法去打拳和读建筑,则显得剧情编排奇怪、欠详细和不合情理,使笔者感到编剧用Marco贯穿三个故事因太刻意堆砌而显得没条理,而非有理由、有意义和有铺排地将Marco自然融入三个故事中。




相关阅读:H88和记

联系我们
  QQ
  微信
分享到: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微信

H88和记|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中山美容公司 版权所有